全球最难移民的发达国家,如今悄悄成为最大的“移民国家”之一

更新时间:2019-06-10 22:58点击数:文字大小:

“普通入籍”的要求,则是在日本连续住满5年以上。如果与日本人有婚姻关系,以“特别入籍”的方式取得日本国籍,居住年限要求则降低至三年。

除了这些持有长期居留签证的人群,目前补充日本短缺劳动力的人群主要还有另外三类,一类是持正式工作签证赴日的工作人员,第二类是持留学签证的在日留学生。很多学生在日本的目的不是读书,而是打工。第三类是以“技能实习生”身份在日本工作的人群。

后面两类,占据了在日外籍劳工的绝大部分。

2017年以前,“技能实习生”允许外国人在日本研修一年和实习两年,在日本一般从事的是最基层的非技术类的工作。三年时间到期后必须回国,不得续签,不能换工作,而且必须要再等一年才能第二次申请。但一般二次申请通过的概率比较低。

尽管从政策上看,日本严格限制了外籍人士在日本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时间,但最近几年来,日本发放的“工作签证”、“技能实习生”签证和留学签证的人数却迅速增加。从2012年至今,在日外籍劳工人数就实现了翻倍。

全球最难移民的发达国家,如今悄悄成为最大的“移民国家”之一

在美加澳不断收紧各类移民政策的大趋势下,在日本的外籍劳工数量在2015-2017年间却不动声色在飞涨,导致在日本居留的外国人(在日本生活超过一年)也是飞速上涨。其中以中国、越南、菲律宾、巴西人占大头。

全球最难移民的发达国家,如今悄悄成为最大的“移民国家”之一

(数据来源:日本法务省)

根据日本法务省的统计,截至2017年12月,在日居留的外国人约为256万,在日本的中国人,从21世纪初的33.6万人,增加至现在的73万人,翻了不止一倍。

尽管目前日本的外国人比例仍然不到总人口的2%,但日本已然成为全球第四大移民国家。经合组织(OECD)的数据显示,2015年全球“移民大国”前五大个国家依次是:

02

日本对待移民的态度,正在发生史无前例地大转变。

今年的变化,尤其大。

今年3月份,日本对外来劳工的态度,出现了180度大转弯。日本向公众宣布,希望引入更多外籍技术劳工,并计划不晚于今年夏天重新评估对这些外来劳工的签证规定。

三个月后,日本政府再度发声,这一次,有了更丰富的内容。形式上,也更像那么一回事儿。

6月5日,日本政府公布了一项提案,计划放宽外来劳工进入五大紧缺的行业的准入条件,并力争在2025年前吸引50万外来劳工。

这五大最缺人手的行业分别是:农业、社会护理业、建筑业、旅店业和造船业。

据日本经济新闻社的报道,这五个直接关乎民生的行业,人工缺口非常大。

距离2025年仅剩七年时间。论七年时间,在一个低欲望的老年社会,如何活生生造出150万人,而且是150万身强体壮吃苦耐劳的劳动人民。总不能全上机器人吧。

Mission Impossible!

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就只能交给外国人来完成了。

只要你愿意来,我就给你五年期的日本签证,甚至愿意降低语言要求。

全球最难移民的发达国家,如今悄悄成为最大的“移民国家”之一

一度对“移民”保持警惕,绝不服软的日本,这一次算是大松口。

不仅要将引入50万外籍劳工的提案写入新经济政策大纲中,还会为这些外籍劳工创建一项新的工作签证,并抓紧设立管理外籍劳工的法律法规,争取秋天提交国会,最早明年4月就开始实施。

非常迫不及待了!

事实上,为了解决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不足,日本早就开始行动了。

这样一个一直对移民保持谨慎的国家,却为高级人才开辟了一条史上最快拿绿卡的通道。

2014年,日本推出永住签证积分制。在新制度下,积分达到80分的“高度人才”签证持有者,在一年内就可以拿到日本永居权。这样的速度,除了美国的亲属移民,无人能敌。

去年开始,日本政府将“技能实习生”的居留期限,延长到五年,同时将他们可以从事的职业种类扩展到77种。

为了留住外国留学生这些新鲜血液,日本法务省还在计划放宽留学生毕业后在日本的居留条件。例如外国留学生毕业后,只要满足年收入在300万日元(约18万人民币)以上、在使用日语交流的工作单位就职,将不限制他们在日本的居留资格。据界面新闻的报道,这项新制度最早将于明年春季引入。

除了放宽外籍工作者的准入门槛,悄咪咪地把日本变成一个“隐形移民大国”,日本政府甚至也学起了中国,探讨延迟退休促进老年人工作。为了顾及有意愿继续工作的老人,日本制定了《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》,规定若退休者有意愿继续工作,企业有义务继续雇用老年人至65岁。

甚至脑洞大开,再出奇招,计划“终身不退休”!

03

日本正在为中国淌出一条新的“移民”之路。

很多人说,日本的现在,就是中国的未来。

中国在人口和移民问题上,与日本有诸多的相似之处,或者说叫步日本的后尘更准确。比如都不属于移民国家,比如非常严重的老龄化问题、单身问题等等。

想要拿到中国国籍和绿卡,比日本难度更大。直到去年,中国才成立了“移民局”,负责管理在中国的外籍人士的居留问题,正式从过去的“招商引资”,向“招商引才”转变。

中国在一些领域已经初现劳力短缺的苗头。

在引入外籍劳工,补充国内劳动力不足方面,也许日本已经为中国淌出了一条路。而由于移民政策的严控,部分长期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、外籍劳工,以一种非常特殊的形式存在着。

比如菲佣,比如越南媳妇儿,还有非洲商贩。

上一次,中国无比接近于放松外籍劳动者的准入门槛,是在2017年。

去年8月,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有望引入菲佣:

一时间,诸多中产拍手较好,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

不过,据《羊城晚报》的报道,有记者向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求证,得到的回复是:不确认此消息。

由于还未正式引入菲佣,目前中国内地的菲佣几乎都是黑工。人民网引述《亚洲周刊》的报道指出,尽管是打“黑工”,但早就有菲佣到中国内地工作,而且工资是香港菲佣的2倍,内地菲佣的人数已经达到约20万人,形成了一条产业链。

中国为解决低生育率和老龄化引发的人口危机,目前正在采取一些策略,例如放开二胎,鼓励生育和延迟退休。

在解决老龄化危机方面,中国正在走一条和日本类似的道路。

虽然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,问题不会一朝爆发,但好好观察一下日本,未雨绸缪却是应该的。

日本在化解移民政策和劳动力短缺之间的矛盾,采取的迂回手段,会不会也成为中国的借鉴?毕竟,移民竞争事实上也有高端和低端之分。


图文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