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高考迟到被拒” 浮现措施公正

更新时间:2012-06-11 07:52点击数:文字大小:

西大人在线

西大人在线

  蔡华伟绘

  措施公理是实现实体公理的阶梯,这架梯子不能不消,不能让它“横着放”

  上海一名考生因迟到两分钟,延长了进考场。考生母亲的下跪恳求,唤起了浩瀚同情:高考,一辈子的事,迟到了两分钟罢了,怎么不能网开一面呢?有人得出了“划定太酷寒了,不足人性化”的结论;也有人阻挡:法则就是法则,应该严格执行,不能随意开口子,不然另有什么严肃性可言呢?

  人性化PK严肃性,这场争论想必让很多人感想长短恍惚。仿佛说得都有原理!到底该怎么看呐?

  在笔者看来,两者没有矛盾,让它俩打一架,有点关公战秦琼了。

  什么叫人性化?在法则制定的历程中,必需考虑法则涉及的最宽大工具的好处,追求社会效果的最优化。可以对弱势群体好比残疾考生等做出适当照顾,但最终目的是确保起点公正和措施公正,不使某小我私家的权益横跨于其他任何人之上,这是最底子的人性化。

  具体到这件事来说,高考,谁都不答允迟到,这既是测验秩序的需要,也是防备舞弊的需要。入场时间准考证上印得很清楚,而且富有弹性地把迟到下限定在了15分钟。比规按时间晚了17分钟照样出场,这对其他考生公正吗?

  人性化和严肃性没有矛盾,有矛盾的是“任性化”。

  任性化,就是随意解释法则、随意执行法则。今天为自行车坏了网开一面,明天就可能为说情递条子而破例。两分钟可以进,五分钟呢?十五分钟呢?口子一开,找个支撑“破例”的借口还不容易?法则于是便废。为小我私家理由而随意改变法则,为害极大。

  措施公理是实现实体公理的阶梯,这架梯子可不能废弃,不能让它“横着放”呀!

  有人建议,开设专门的迟到考场,笔者认为,大可不必。虽曰爱之,实则害之。应该让孩子从自身找原因,而不是在制度上纵容他。如此重大的人生节点,怎么能不做预案、不打提前量呢?证件、车况、墨水富裕度、精神状态,都属于小我私家责任领域,必需预先调至最佳,这是不问可知的事。

  人必需学会为本身的疏忽包袱责任。高考虽重,还能重来,够幸运了。


图文信息